文章 Articles

雅加达民众对空气污染采取法律行动

印尼针对空气污染的活动给在建中的煤电项目带来压力。

Article image

环保活动人士在雅加达竖起空气污染宣传立牌。图片来源:Jeri Kusumo / Greenpeace

今年早些时候,雅加达民众对该市政府、西爪哇省和万丹省省长以及印尼中央政府提起诉讼,要求这些民选官员解决日益严峻的空气污染问题。

“雅加达的空气质量已经非常糟糕,政府必须意识到这一点并制定一个解决空气污染的方案,”为此次诉讼提供支持的印尼环境法中心法律助理法伊里·法迪拉说。

就在几个月前,AirVisual IQ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雅加达是东南亚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紧随其后的是越南河内,而排在这两个首都城市之前的几座泰国城市也并没有好多少。所有这些“顶级污染”城市的日均PM2.5污染水平都远高于世卫组织标准。

这在该地区并非个例。随着空气污染的恶化,城市居民加大对政府施压,要求他们解决空气污染的主要源头——燃煤电站。而这些来自民间的压力或许将成为影响这个电力需求飞速增长的地区能源未来的一股力量。

“放眼其他亚洲国家——日本、韩国、中国(甚至欧洲)——对空气污染的担忧促使他们控制排放,”绿色和平组织的煤炭和空气污染专家柳力说。

根据2017年发表在《环境科学与技术》杂志上的一份报告,燃煤电站是导致该地区空气污染、进而对人类健康产生不利影响的主要源头。报告还发现若拟建的电站全部建成,到2030年东南亚的过早死亡人数将从每年约2万人增至近7万人。

中国利用排放控制中的薄弱点

东南亚燃煤电站最大的投资方是中资银行。根据能源经济和金融分析研究所2019年1月的一份报告,中资银行在印尼投资或承诺投资的燃煤发电项目装机已经超过6000兆瓦,总额超过55亿美元,在越南投资的燃煤项目装机达13300兆瓦,金额达36亿美元,在菲律宾和柬埔寨的投资额虽然相对较低,但依然十分可观。

不仅仅是中国,韩国和日本也在投资东南亚的大型煤电站,主要在越南和印尼。目前,几乎所有东南亚国家的电厂排放标准都很薄弱。绿色和平组织估计,印尼目前新建电厂的二氧化硫排放标准是中国的20倍。

同样,菲律宾对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颗粒物的排放上限是欧洲或中国标准的20至50倍。

燃煤电站不必投资配备昂贵的洗涤设施或其他减少污染的技术,建设成本因此降低不少。但如果越来越多的人担心空气污染,要求政府采用与欧美或中国一致的标准,可能会对成本产生巨大影响。

“在以燃煤电站为经济基础却又不设置排放控制的地方建设电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选择。”柳力说。

东南亚正走向“空气末日

中国的经历恰好能展示这种情况对东南亚煤炭行业的影响。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中国急于满足迅速增长的能源需求,大量煤电站投入建设——有段时间,中国的燃煤电站以每周一座的速度增长。这些电站的排放标准非常低,导致本世纪第一个十年后期中国出现了可怕的空气污染,公众对煤炭的看法也因此迅速改变。

“在那之前,人们觉得煤炭作为能源和电力的支柱还会继续增长几十年,”柳力说,“突然间大家开始去思考如何减少对煤炭的依赖。”这十年来,中国煤电站投建速度放缓,背离外界之前的预期。

柳力认为,东南亚可能会发生类似的事情。如果发生,那雅加达很可能会首当其冲,目前计划投建的4座燃煤电站将这个城市包围在了中间。

“他们甚至不要求电站配备最基本的排放控制,”柳力说,“这太疯狂了,要知道大雅加达地区有2000万人口,这些人都将受到污染的影响。”

在计划建设3000兆瓦煤电产能的泰国,今年早些时候出现数周创纪录的空气污染 ,导致学校大面积停课,煤电厂暂时关闭。最初受污染影响的只是首都曼谷,但近几周北部的清迈成为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活动人士在Change.org网站发起请愿活动,呼吁采取行动减少污染。这个活动吸引了数万人签名,成为该平台参与人数最多的活动之一。

河内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这座城市位于天然盆地中,空气污染不容易扩散,因此问题更加突出。总部位于该市的非政府组织“绿色创新与发展中心”宣传经理武氏春娟(Vo Thi Xuan Quyen称,媒体和公众对污染的认识正在提高。

清洁空气运动的种子

三年来,“公众对空气污染与健康之间联系的认识显著提高,尤其是在河内和胡志明市”,武氏春娟援引媒体报道、网上讨论和公众投票说。

雅加达、河内和该地区其他城市面临一个共同挑战,公众对空气污染的原因及其健康影响的看法往往集中在错误的源头上。今年早些时候,总部位于华盛顿的非营利组织“重要战略”根据2015年至2018年的新闻报道和社交媒体对话发布了一份关于南亚和东南亚空气污染认知的报告,他们发现煤炭虽然是造成空气污染的主要原因,但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

“我们的研究发现,人们认为工业排放,或者说是燃煤电站并不是一个大的源头,”“重要战略”宣传负责人、报告作者安查尔·梅塔说。

在雅加达提起诉讼的民众,即清洁空气倡议联盟计划的成员,在全市积极开展公共教育,鼓励大家参与。关于诉讼,他们预计今年晚些时候会有初步结果。但他们几乎可以肯定,如果判决对他们有利,政府会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

“我们觉得最早2020年底能拿到最终判决,”法伊里说。他们还计划让雅加达特区省长参与进来,考虑到雅加达正在制定空气质量管理战略,省长会是一个潜在盟友。

对环保人士和投资者来说,雅加达诉讼案以及越南、泰国和东南亚其他地区公众对空气污染日益增长的担忧值得关注。东南亚是世界上少数几个仍在计划扩大煤电产能的地区之一。清洁空气运动如果能够形成气候,那么将对东南亚带来广泛影响。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