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跟着榴莲踏上一带一路?

中国对榴莲的需求正在影响泰国东部的农业社区以及榴莲本身的遗传多样性

Article image

在享受劳动成果卖出高价的同时,榴莲种植户塔纳彭·常托帕斯觉得与中国买家的交易实在太好了,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图片来源:纳塔波恩·塔奥塔古)  

“Monthong”在泰语中的意思是“金枕头”,但对于种植这种口感柔滑、味道甘甜并带有独特味道的水果的泰国果农来说,榴莲真是黄金。

中国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逐渐喜欢上了这一东南亚人口中的“水果之王”。随着湄公河地区交通基础设施的迅速发展,大批榴莲进入了中国市场以满足中国人对它的喜爱。每个榴莲售价可高达60美元

仅去年4月,泰国榴莲的销售总额就达到2.2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207%。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天猫仅一分钟就向中国消费者售出了8万个金枕头榴莲,竞争对手京东则在一天内售出42.8万公斤的泰国榴莲。

泰国东部榴莲产区的中国商人越来越常见,那里的农民也开始放弃其他作物,改种榴莲以赚取财富。然而,这种趋势暴露了泰国农业政策缺乏前瞻性所带来的巨大风险,会让农民陷入更深的债务危机。由于榴莲需求的起伏受中国市场影响,这么做还将进一步削弱泰国农业的潜力。

垄断资金

泰国长期以来一直是世界领先的榴莲生产国,目前出口量和国内消费量的比例为5比1。高达90%的泰国榴莲出口量都是出口到中国,而这要归功于一项独特的协议,即泰国是唯一获准向中国出口整个新鲜榴莲的国家。

因此,中国企业家正越来越深地介入泰国榴莲的生产,借助泰国代理人来推动采购订单、决定榴莲价格以及收获时间。

“去年榴莲价格定在每公斤80泰铢(17.13元),但今年涨到110泰铢(23.56元)。他们(中国)收购走了所有榴莲。我们只能拿他们剩下的,”在曼谷唐人街附近出售榴莲的路边摊摊主托萨蓬·芒撒差说。
 

durian on weightscale.png中国消费者最喜欢的“金枕头”榴莲存在一个卖方市场(图片来源:Jompol Daosokho)

虽然这是许多小型农户的福音,但中国在供应链上的主导地位让农民们担心可能会出现影响定价和收入减少的问题。

尽管如此,不断上涨的价格仍导致许多农民放弃红毛丹和橡胶改为种植榴莲。泰国农业推广局报告称,过去一年尖竹汶府的榴莲种植园数量大幅增加。数据还显示,其中大部分种植的品种都是金枕头。因此,未来五年金枕头榴莲有可能出现供应过剩。

泰国朱拉隆功大学东盟研究中心教务主任皮缇•斯里桑兰对中国垄断泰国农业部门的问题并不太担心,称这只是中国人和其他外国人利用该国新的市场机会的常用方式。他说,泰国应更加深入地研究其农业部门该如何渗透到“一带一路”(BRI)沿线的其他市场。

“只要能推动互联互通,就意味着中国是我们最大的出口市场,我们有办法通过公路、铁路甚至水路与这个巨大的市场联系在一起,”皮缇说。

但这种互联互通也适用于其他国家。马来西亚也在马泰边境培育榴莲,希望明年中国能够批准其向中国市场出口新鲜榴莲。协议尚未敲定,但大马的农民们已经开始种植新的榴莲果园。柬埔寨和印度尼西亚对中国市场亦是垂涎已久。

单一种植金枕头

泰国农业部高级顾问颂珀尔·颂思里博士称,商业种植榴莲在暖武里府已经有好几代人的历史。到如今,泰国种植的榴莲品种达数百种,其口味和质地各有不同。本土品种可以按区域分为:通索(Thong Sook)的干尧(Kaan Yao)、廊(Luang)的青尼(Chanee)以及坎盘(Kum Pun)的通约(Thong Yoi)和金枕头。

但商业种植的只有少数几个品种,其中就包括干尧、青尼和金枕头。

泰国出口至中国的榴莲大多是金枕头,部分原因在于金枕头采摘后只要保存得当,可保持约20天不变质。

根据泰国农业推广局数据,泰国种植的所有榴莲中89%是金枕头,其次是青尼,占7%,其余包括甲仑(Kra Dum)、干尧和普昂麻尼(Puangmanee)。

农民们很快发现金枕头不好种,最长需要8年才能结果,与Mongrak 、Maneerak等其他本土品种相比又非常容易得病。

“金枕头没那么壮,每年都要打药防虫,但虫还是很多,这是因为金枕头榴莲本身有奶味,外壳又没那么硬,其他本土榴莲更壮一点,长得更高,也不需要用杀虫剂防虫,”一位农民说。

生物泰国基金会(BioThai Foundation)副主管金柯恩表示,单一作物制导致榴莲更容易患病,也极易受到极端天气条件的破坏。“单一作物非常脆弱,因此得用化学药品、激素和杀虫剂……与此同时,这些化学药品往往会破坏周边生态,”金柯恩说。

她强调,单一种植造成农民生计不稳定,破坏长期的粮食安全。

“例如,暖武里府原本种植多种水果的果园被人买下来后砍掉了所有的果树,改种金枕头榴莲,这极大地改变了土壤成分,我认为这种做法是不可持续的。一旦人们对金枕头失去兴趣,或者发现这种水果在其他地方更好种,我们剩下的就是严重退化的农业生态系统,”金柯恩预测。

追求多样性

过去几年间,泰国本土和国外消费者对其他榴莲品种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这一点从超市和网上直销的情况就可以看出来,金柯恩说。

她对国内不同品种榴莲的需求增长持乐观态度。多样化种植是可持续农业发展的重要因素,可以帮助榴莲树战胜疾病、气候变化,以及更好地满足消费者突如其来的需求。

“这种兴趣不一定是新的,只是未开发的。人们常常疑惑泰国其他品种的芒果和榴莲哪里去了,它们都被市场排除了,但市场可以让它们重新回归,把它们不同的风味和特征都呈现给消费者,”金柯恩说。

站在自己位于尖竹汶府卡隆(Klung)区的榴莲果园里,园主马努珀说,每个品种都有自己独有的特征。他的果园里不仅种金枕头,还有其他泰国本土的榴莲品种。

Manop.png为了应对不断增长的气候不确定性,马努珀说我们迫切需要保护榴莲的遗传多样性(图片来源:纳塔波恩•塔奥塔古)

“例如Chompu Sri榴莲味道很好,但因为果肉很多,所以会用来生产榴莲果酱或者糖浆,”马努珀说。

他决定培育更多的本土榴莲,重现自己孩提时代的泰国榴莲。他的家人曾种植Kum Pun Thong榴莲。所以家里的土地被收回时,他采了榴莲的卷须用于移植,他不希望这些品种就此灭绝。

“除了金枕头、甲仑和干尧,许多榴莲几乎都消失了,现在连青尼都非常罕见,”马努珀说。他还说自己果园里生产的稀有榴莲以每公斤350泰铢(75元)的价格直接卖给消费者。

“我认为其他本土榴莲的需求量很大,人们只吃金枕头,是因为泰国大多数市场买的都是金枕头……是时候买一些其他品种的榴莲了,”马努珀建议。

更深层的问题

金柯恩认为,泰国政府本可以更加积极主动地确保农民在榴莲生产中保持优势。但到目前为止,政府除了推动扩大金枕头榴莲的产量之外,基本上是保持不干预的态度。

泰国的龙眼种植户对这种情况太了解了。中国经销商一开始来泰国采购龙眼时价格也是上涨的,但最终因为经销商占据了市场主导地位而导致龙眼价格下跌。

金柯恩发现,仅仅在几年前,泰国还是主要的大米出口国,大米出口量仅仅排在印度和越南之后。

泰国大米出口商协会主席乍能表示,泰国“未能制定水稻产业的长期政策”是一大问题,并认为泰国应该努力提高生产的多样化。因此,由于来自其他国家的激烈竞争,泰国调低了2019年的大米出口预测。

“泰国一直以来都在等着,看其他人做什么,任由他们予取予求。我们应该推动市场以公平、可持续的方法生产丰富、健康、多样化的农产品。我们拥有所有的材料,农民们已经做好充分准备,就差政府表态了,”金柯恩说。

 

本文首发于地球新闻网,本网站经授权转载,此版本稍有改动。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