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G8:非洲的期望破灭了

最近G8的领导人许诺为非洲提供600亿美元用来抗击疾病。古德温•恩娜娜写到,这是值得称赞的,但是他们错过了一个机会。如果G8希望表达与非洲真正的伙伴关系,他们应该抗击气候变化。

Article image

在海利根达姆举行的G8峰会为世界提供了另一个黄金机会,以改变全球变暖的状况。但是,与以往一样,美国退缩了。所有首脑从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那里得到的只是一个含糊的声明,美国将“认真考虑”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减半的目标。 

海利根达姆峰会对减排的目标无能为力,这表明其缺乏领导能力。很多人坚信这个普遍的全球问题已经变得很急迫,对于他们来说,峰会不能达成一个最终的减排目标,的确非常令人失望。G8国家为超过40%的全球温室气体排放负责,同样,他们应该成为国际社会减排努力的典范。

不管你怎么看,布什的声明根本就不是一个承诺:它是一个免责条款—— 文字上冠冕堂皇,美国可以继续拖延,使得京都议定书迄今为止还是废纸一张。像某些人说过的那样,它也许是给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的一份“告别礼物”。

峰会的联合声明是强有力的:

“我们注意到并关注最近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报告。它断定,全球温度正在升高,这主要是由人类活动引起的;另外,全球平均气温 升高,导致生态系统的结构和功能发生变化,使生态多样性和生态系统(例如水和食物供应)产生负面效应。”

但是该声明似乎与G8首脑的行动背道而驰。显然,世界最大的排放国美国仍将不接受温室气体排放的约束限额——这是它一贯反对京都议定书的原因,因为其主要机制是一个限额-贸易系统,反对国家及联邦为温室气体排放设立约束限额。

非洲及发展中国家对峰会关于气候变化的期望远不止如此。全球气候的不稳定正在成为阻碍全世界实现社会公平的最大问题,需要有效的举措。为了子孙后代,当代人有责任让这个星球还能继续居住下去。当G8国家的行为不能完全制止气候变化时,该跨出重要的一步了。

京都议定书认定了美国和其他G8成员先锋队的历史使命。因为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尽管已成为世界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该议定书并没有对其提出要求。美国不断指出这点,作为拒绝该协议的借口。在后京都时代,争论只会更引人瞩目。京都议定书的气候变化规则负担不起遗漏中国、印度以及其他“G8+5国家的责任。

以美国在全球经济和政治秩序中的地位,它必须在极其重要的事物上树立一个榜样,例如气候变化。美国可以做到这点,只要按照减少全球变暖的要求去做,并做给中国和印度看,如果中印的工业不遵守国际排放限制,它们将丧失绿色技术发展的前沿地位。这就是非洲对世界第一大排放国的期望。

美国需要跨越对京都议定书的批评,采取措施重建其能源政策。布什政府的能源政策曾屈服于某些利益。

中国表示在实施国家气候变化政策时,只有西方国家带头,中国才实行减排。这是毫无意义的,中国需要做的是更好地跟主要温室气体排放国进行协作与谈判:只有采取国际间协作,才有助于将全球变暖的危险减到最小。

有趣的是,美国和中国都接受气候正在变化这一事实。而且需要指出的是,两国大量的工业活动加速了这一变化。12月在巴厘岛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上,也许会付诸行动,以达成更多谅解。

该合作应该承认经济发展必将继续,而且非洲在其发展道路上需要伙伴。不管有多少援助,不管多么小心翼翼地使用,也不能保证非洲大陆气候不会发生变化——只要非洲的伙伴仍然拒绝为发展所带来的环境问题埋单。

G8领导人许诺为非洲提供600亿美元来抗击疾病的做法是值得称赞的,但是并不意味着非洲不需要伙伴的捐助(不仅是经济上的),以解决环境问题,逐渐让非洲大陆能够负担起大量人口 气候变化是影响非洲人健康和食物安全不可预测的潜在威胁。它可能使非洲目前已经面临的众多问题进一步恶化。

全球关注气候问题,发展中国家也已经做出了自己的许诺。中国、印度、巴西、墨西哥和南非等G8+5国家的首脑达成了协议,减少国内生产总值(GDP)增幅中的温室气体排放。海利根达姆峰会文件中将此叫做“减少经济发展的碳强度”:每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温室气体排放量。

这是关键的一步。意味着这些国家已经表明了决心,在不断增长的能量需求和自然资源的可持续性之间维持平衡。减少GDP的能源强度是非洲大陆的发展方向。在减少贫困的同时加强对气候变化的适应能力,是可能的。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彼得•辛格最近在他的峰会后分析中,提出了一个四步公式。他相信,该公式为气候变化提供了一个合理且实际的解决方案。

“*设定允许排放的温室气体总量,该总量引起的地球平均温度升高不超过2摄氏度,气候变化超过该点是极其危险的。”

“*用总量除以世界人口,计算出每个人在总量中占有的份额。”

“*人均排放份额乘以国家人口,得到每个国家分配温室气体排放配额。”

“*最后,允许需要更高配额的国家从排放量低于配额的国家购买排放量。”

对于像G8+5中的那些工业化国家来说,辛格的方案看起来似乎不太现实——无论现在还是不远的将来。但是它也许是值得某些国家首脑思考的问题,如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他说过“考虑到历史责任和现实能力,发达国家应该带头减少碳排放,并帮助发展中国家减轻及适应气候变化。”

 

 

古德温恩娜娜,尼日利亚《商业日报》阿克拉分社的主任,曾以其在发展和人道主义报道方面的出色成就而获得2006年联合国基金奖的金奖。

 

首页图片由Mel Kots and John Kots拍摄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气候变化和贫困

非洲国家希望G8支持他们抵抗气候变化,但对他们而言更重要的却是减少贫困和腐败这类侵蚀他们有限资源的现象。G8可以帮到他们的一点在于恪守诺言。提供经济支持,但也要确保投资对象国的政府不会转过头就把钱偷来转存在欧洲的私人账户里。Boateng

Climate change and poverty

Africa would want the G8 to support it in fighting the impact of climate change but what is more paramount for Africa now is reducing poverty and corruption which eat deep into the little available resources. One way the G8 can help is by being true to their promises. Give the financial aid but also ensure that the governments you are investing the money are not such that will return the money later to Europe as stolen funds in private accounts.
Boat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