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社区民众就湄公河疏浚项目与公司展开协商

当地社区说,企业在为商业航运疏浚河道时,未将巨大的社会和环境影响考虑在内。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安德鲁•斯通

在泰国北部清盛举行的听证会上,这位红衣僧侣就坐在最前排。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中交建)代表们的发言刚刚结束,他就站起来提出,他不同意企业方面将湄公河流域泰老缅三国交界处描述为“原始”。他说:“自然并不意味着不发达,这里非常富足,不应在没有解决当地人关切的情况下就对这条河开工。”

这家中国跨国企业于1月3日至5日针对清莱府湄公河沿岸的社区举办了一系列公共听证会,这位僧侣发言的就是其中的一场。会议由中交第二航务工程勘查设计院有限公司承办,是湄公河商业航运拓宽和疏浚项目影响评估的一个环节。该公司正在等待泰国政府的最终批准。

这个项目计划拓宽湄公河河道,将其最大商业通航能力从现在的200吨增加到500吨。该项目将通过爆破打通泰老之间的河面,以便船只从中国云南一路下行到老挝的世界遗产地——琅勃拉邦。



该项目已经 酝酿了好几十年,但也因为担心其环境和社会影响以及泰老边境的主权问题而被之前的泰国各届政府搁置了十年之久。

2016年12月,泰国政府出人意料地批准了中交建开展初步调查和影响评估的计划。中国已经拓宽了老挝境内的河段,但很多泰国居民仍然觉得这个工程项目尽管可能给中国带来经济效益,却会严重破坏环境。下湄公河流域的6000万人都靠这条河生活。

湄公河在清莱府形成泰老两国的边界。在这里举行的三场听证会挤满了急于听取中交建说法,也急于向其表达自己意见的当地人和环保活动者。

公司说法

改善湄公河航运条件的计划是中老泰缅这四个湄公河上游国家历时25年共同制定的。

将要修整的361公里湄公河河道上起中缅边境,下至老挝中部的琅勃拉邦。在泰老边境下游将修建几座大坝,使目前旱季无法通航的河段保持充足的水量。

泰老边界一段97公里长的河段是目前的航运瓶颈,上述三场听证会也正是沿着这个河段举行的。

中交建的介绍中包括开发(用中交建的话说是“治理”)计划中工程实施地点的3D视频演示。公司将对确定的158处浅水区采取爆破清障、河床疏浚以及沙洲固定等整治措施。爆破碎石和挖出的淤泥将被堆在深水河段别的小岛上或者岸上。另外还将对几处河岸进行加固并修建船只锚地。

中交建并没有详细透露具体的施工地点位置以及每个施工点将会对当地人生计产生的潜在影响。

社区意见

过去泰国市民社会组织总是抱怨没有及时得到关于基础设施工程的信息。但是,这次在会议前他们就收到了一份40页的电子版泰语文件。

当他们有机会发言时,很多人说公司的介绍很不清楚。讲中文的中交建员工请了一位翻译和一位泰国分包商对项目进行解释,但与会者抱怨说翻译者的母语不是泰语,一些信息也只是用英语介绍的。

一些第一语言是老挝语或泰北方言兰纳语的人很难听懂介绍,也很难用泰语回应。

与会者也抱怨以航运和工程为重点的介绍技术性太强。他们觉得湄公河作为关键的食物来源、活的生态系统以及精神依托的属性没有被考虑进去。

在温敬县的一场会议上,一位村长认为这种“学术性”的介绍丝毫没有解决2008年年中最初听证会上提出的建设垃圾倾倒问题。他说:“湄公河被作为航运路线,怎么具体分配它给泰国及其人民带来的影响和收益呢?”

在清盛,一位清盛保护团体的前负责人担心变为航运河道会对当地经济产生未知的影响,质疑该项目中有多少船会被直接转流到琅勃拉邦。他字斟句酌地问:“有多少清盛或清孔人会有500吨货物呢?”

著名的坤皮隆险滩(Kohn Pi Long rapids)位于清孔县上游一端。即便在旱季,这里的湄公河水也深达40多米。嶙峋的礁石、小岛和沙洲是鱼类和鸟类的庇护所。对当地居民来说,这里具有复杂的文化和精神意义。

当地人担心疏浚出的淤泥会被倾入坤皮隆的深水区。这里被认为是严重濒危的世界最大淡水鱼——湄公河巨型鲶鱼的栖息地。

主权问题

在温敬县,一位教师对项目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说法提出质疑。他说,首先施工的噪音就是一大影响。其次,河流生态的变化会影响生计。最后,新的河道形状将影响国界。

在清孔的会议上,人们称100吨的中国警用船只在缅老河段上为货船护航。(2011年“10.5”惨案后,中老缅泰四国警方达成联合巡逻协议,在湄公河相关河段上为各国货船护航。——译者注)与会者们质疑,一旦河道被改变,国界将在哪里?在河上巡逻的警用船只对泰国主权和国家安全又意味着什么?

清孔保护团体负责人尼旺·罗卡威几十年来一直反对修整河道。在所有三场听证会上,他都很有气势地说要让湄公河自由流动。他认为当地的泰国人20年来一直与上游工程周旋。他说,他们想要知道在之前的项目只会带来麻烦的前提下,泰国人如何从这个项目得到好处。

 

在每场会议上,主办方请与会者如果支持项目就举手,如果反对就双臂交叉。结果没有一个人举手,大多数双臂交叉。

政府观点

老挝政府已经同意进行河道修整。尽管农村的老挝人没有机会表达他们的意见,但当地说老挝语的泰国人声称他们也反对。

市民社会组织代表和媒体在会议上与泰国政府官员进行了交流。根据他们的说法,官员们反应各不相同。一位要求匿名的官员说他认为政府已经决定推进该项目。另一位则感觉公司的介绍已经说明中国将得到该项目的大部分收益。因此,他认为这个项目不会有进展,尤其考虑到国家安全和主权问题。

如果泰国政府真的打算推进,他们必然会遭到法律上的质疑和国际压力。

2018年底,市民社会组织成员参加了关于影响评估的培训。他们在三场听证会上都要求进行更彻底的评估,部分原因正在于此。他们说,环境和社会评估所用的数据既过时又不完整。一些人指出不能孤立的看待这个项目,过去湄公河上所建的多个大坝和工程的累积影响还没有进行评估。

 “一带一路”与湄公河

很多出席者认为这个航运项目与中国的“一带一路”有着直接的关系。中国希望通过基础设施投资加强欧亚地区的互联互通。而与会者却认为“一带一路”对当地文化考虑不足。尽管湄公河航运并非正式的“一带一路”项目,但与中国在该地区包括铁路和经济特区在内的投资项目高度配合。

至于老挝,他们质疑该国是否真的需要与中泰两国有更多的基础设施联通。他们说,公路已经有了,2021年中老铁路建成后,穿越老挝的客货运输将缩短到3个小时。

在所有三场听证会上,当地人都抓住机会表达他们对清理河道影响的深刻担忧。他们的担忧显而易见,但这些听证是否会对最终的项目结果产生影响还是未知数。

由于未能与当地社区进行有效沟通,中交建的项目在别处也遇到过麻烦。在斯里兰卡,由中交建下属的公司开发的汉班托塔港工业园区就因为当地抗议而暂停过。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