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重蹈覆辙的泰国淡水渔场

农业综合企业集团与渔民签署的合同或将造成河流污染和生态多样性破坏,蓬纳帕·洪通报道

Article image

蓬河上随处可见的渔业养殖网箱。图片来源:​Phornpan Seekapa​

泰国东北部伊森地区的河流,尤其是蓬河(Phong)、芝河(Chi)以及孟河(Man)上随处可见商业养殖所用的网箱,其中养殖最为广泛的是尼罗河罗非鱼。2002至2017年间,这种鱼的产量从83780吨增长至185902吨,涨幅超过一倍。

商业养殖之所以得到如此大的发展与泰国农业与农村合作社银行(Bank of Agriculture and Agricultural Cooperatives,简称BACC)向小型渔户提供的政府贷款优惠有关,这些渔户与大型农业集团签有合同,被认为经营风险较小,因此更容易获得融资和新型技术。

但环保人士和一些渔民警告称,对养殖渔业的依赖、以及和农业集团之间的不平等关系正在危害渔民的利益,以及大家赖以为生的河流。

干旱气候

从环境角度来看,泰国伊森地区和尼罗河罗非鱼都不适合集约型的渔业养殖,非政府组织生态泰国(Bio Thai)主管维桐·梁昌荣说,“这一地区常常会遭遇长时间的干旱且缺乏淡水,尼罗河罗非鱼并不适合这里的生态系统。”

维桐在当地从事了数十年的可持续农业工作,他说一直以来伊森当地人会在水沟和稻田里养殖各种鱼类,让它们自由生长,以水生植物和浮游生物为食。这些鱼类不仅为养殖家庭提供蛋白质,而且还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或是每年水稻收入之外的一笔收入。

据泰国渔业部门统计,泰国大多数养鱼场的规模都较小:2017年约有20万家,其中约四分之三在北部省份。

当地媒体每年都会刊登有关污染和鱼类死亡的报道,当地记者苏马莉·苏瓦纳科恩说。“这个物种非常敏感,一旦水位和温度发生变化,它们很容易受影响并死亡,”她说,“每到旱季水位过低和雨季水位过高的时候,这些鱼通常都会遇到严重的问题。”

她还说:“旱季情况最糟。当局已经尝试限制或禁止某些地区的雨季旱季养殖活动,以求控制这一情况。”

不平等关系

66岁的育特哈林·维吉特拉农来自泰国孔敬府的班东蓬村。他说这么多年来他有很多邻居尝试养殖尼罗河罗非鱼,但都失败了。

他认为这都是和大公司签“奴隶”合同惹的祸,签署合同的渔民只能“按命令做事”,而无权决定养鱼的方式和出售的时间。

维吉特拉农于是决定与邻居合作饲养其他品种的鱼类,大多销往当地市场。“我们很幸运,能一直经营到今天,”他说。


生活在孔敬府班东蓬村的育特哈林·维吉特拉农。图片来源:Phornpan Seekapa

维桐认为,鼓励利用网箱和鱼塘养殖单一鱼种导致渔民必须从农业集团那里获取饲料,从而导致渔业养殖越来越不可持续。

泰国马哈沙拉堪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系的查纳隆·斯勒特哈查对签约养殖户的研究印证了这一说法,即养殖户在投入、技术和营销方面都有赖于大型农业集团。

更糟糕的是,渔民们必须全职为该企业工作,但他们的人工成本没有计入运营成本。

为了推动养殖承包行业的发展,从事淡水鱼养殖的农业企业告诉渔民他们可以在3个月内赚到4000到5000泰铢(约800至1000人民币)。但这样的收益很少能实现,原因在于渔民必须承担生产风险,但又不能决定渔获的出售时间和价格,查纳隆说。

他还说,企业往往会推迟收购渔获的时间,签约渔户因此必须从企业购买更多饲料,导致成本上升。泰国可替代农业网络(Thailand Alternative Agriculture Network)的研究显示,饲料支出占小型生产者成本的50%以上。

淡水鱼生产的繁荣遵循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模式,泰国政府发展家禽和虾类养殖时用的方法亦是如此。

历史重演

维桐记得20世纪90年代,许多稻田被改造成虾池,最后被碱水、化学物质和抗生素污染。

“曾经为了推广黑虎虾,我们失去了中部地区肥沃的水稻摇篮。我担心,我们的河流将被集约化的鱼类养殖占领,这种单一的养殖体系将取代我们可持续的生计,破坏当地人最容易获得的蛋白质来源的多样性,”他说。

泰国家禽和养虾业的发展表明了农业综合企业的饲料和食物链垄断战略:正大集团就是一个特别突出的例子。

正大集团成功的关键在于其综合性的农业工业和食品业务。20世纪50年代起,正大集团就通过提供饲料和技术,吸引小型农户签署肉鸡饲养合同,所得产品由集团负责销售。到了20世纪70年代,正大已经垄断了泰国的家禽产业,并开始走向世界。

上世纪80年代,正大在泰国政府的支持下对养虾业采用了同样的战略。政府将这一行动视为扩大泰国食品产业出口的一种方式。

墨尔本大学农业教授约翰·法尔维研究发现,到 1997年,大虾承包养殖业的发展导致大虾饲料需求从80年代初的约5000吨增长至70万吨左右,其中70%由正大集团生产,是第二大生产商的7倍。

在泰国农业部注册的13家水产承包养殖经营公司中,正大是最大的一家。

维桐和查纳隆都认为,鱼类养殖在泰国是可行的,但反对单一养殖对环境的影响,以及目前的承包方式。

“正大拥有所有的生产要素,尤其是种鱼和鱼饲料,所以可以决定养殖者的命运。此外,正大还通过其市场网络和食品零售门店控制了市场,”维桐说。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