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波兰气候大会艰难完成谈判

波兰气候大会取得足够进展,最终就《巴黎协定》实施细则达成一致,但各方并非完全满意。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COP24 Official

随着“加时”一天的联合国气候大会在波兰卡托维兹落下帷幕,《巴黎协定》仍将按部就班地推进,但各国在大会上达成的妥协将使得应对气候变化的工作更加艰难。

过去一年里,全球经历了山火、热浪以及飓风等极端天气事件,这些事件的影响都因为气候变化而更加严重。对此,科学家们对不作为带来的危险提出了警告。据研究人员计算,各国承诺的温室气体减排量还远远不够。用于帮助发展中国家适应气候变化影响的资金非常少,更不用说处理气候变化已经造成的损害了。

政府谈判代表一如既往地在争吵。尽管如今导致全球变暖的温室气体大部分都是富裕国家排放的,但是他们仍旧不愿帮助贫穷国家。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谈判代表在本次大会上几乎否认了所有历史性责任。

会议之所以陷入争吵,最后拖入“加时”,是因为巴西想要核证其多年来削减的排放量。核证减排量(CER)是《京都议定书》(将于2020年结束)的一部分。巴西希望2020年以后在《巴黎协定》之下继续保留这些核证减排量,但富裕国家表示反对。用一位欧盟代表的话来说就是,他们不满意在没有“充分核算”的情况下收集的核证排放量。印度和中国支持巴西,但既没有公开表态,态度也不坚定。因此这一问题将留待明年处理。

此次大会的一大积极成果在于,各国政府同意在2020年之前更新气候计划。一些国家(主要是发展中国家)在为期两周的大会期间宣布已经在做准备。由此,各国就实施细则达成一致,这意味着《巴黎协定》可以在2020年合法运作起来。联合国的气候一把手帕特里夏•埃斯皮诺萨为此松了一口气,称:“这是国际社会应对气候变化的决定性路线图”。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大会结束时发表讲话,谈到明年9月召开的高级别气候会议,并补充说自己的5个优先事项是“减缓气候变化的雄心、适应气候变化的雄心、气候融资的雄心、对技术合作和能力建设的雄心、以及技术创新的雄心”。

无差别对待

但各国签署实施细则的前提是发展中国家同意和发达国家一样报告并核算本国的气候行动,这给缺乏资源和能力的国家带来了额外的负担。反过来,富裕国家也必须同意提高其为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而提供的资金的“可预测性”。这一保证虽遭到美国的反对,但还是获得通过。尽管总统特朗普希望退出,但美国在2020年之前无法合法退出《巴黎协定》,因而不得不继续参与谈判。

外界对贫穷国家和富裕国家必须以同样的方式对其所有气候行动进行核算的要求感到相当不安。印度首席谈判代表拉维·尚卡·普拉萨德对目前以及2023年的无“区别对待”表示担忧。2023年开始全球将启动5年一次的“全球盘点机制”,确定各国政府是否仍坚持执行《巴黎协定》。按照目前的趋势,各国的工作还远远不够。

一些与会者和观察员仍然看到了希望。《巴黎协定》的主要缔造者、现任欧洲气候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劳伦斯·图比娅娜说:“尽管遇到了种种阻力,《巴黎协定》在第24次缔约方大会上仍在稳步推进,这充分体现了它设计理念中所包含的坚韧。实施细则中做出的决定为我们不断建立对多边主义的信心以及加快全球的转型步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前《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长克里斯蒂安娜·菲格雷斯说:“实施细则不能让所有人都百分之百满意,但这是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明年至关重要。”

中国的现状

面对今年国内碳排放量的再次上升,中国面临着巨大压力,必须加大行动。“中国必须采取紧急行动,遏制住碳排放上扬的趋势,”绿色和平组织东亚气候与能源政策高级官员李硕说。

尽管国内存在种种问题,中国仍在谈判中发挥了建设性作用,李硕补充道。“一份切实可靠的实施细则能够通过,在透明度和审查机制问题上能够达成具有约束力的共同规则,中国功不可没。这些气候会谈也表明,中国越来越多地扮演着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主要桥梁的角色,帮助推动发展中国家承担更多的责任。”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在波兰气候大会上。图片来源:COP24 Official

然而,政府间气候专门委员会表示必须在12年内减少几乎一半的排放量,而中国在国内认真减排的同时仍在投资发展中国家的高碳排放项目,这不禁令人担忧。

“全球的去碳化趋势正在日益扩大,因此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之下的投资必须符合《巴黎协定》,”创绿研究院主任白韫雯说。

需要更强有力的行动​

鉴于发展中国家已经在努力管理和适应气候变化,民间社会领袖对今年的大会表示失望。

国际气候变化领袖、国际行动援助组织的哈吉特·辛格表示:“每年都有超过2000万人因突发的极端天气事件而被迫流离失所。官方对损失的监测显示,尽管这些社区的意见最终得到了表达,但整个世界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仍旧袖手旁观,仿佛在观看一场慢镜头的车祸。”

辛格补充说:“没有资金,气候危机根本无法解决。《巴黎协定》实施细则在实际融资和行动方面的倒退令人非常沮丧。”

最不发达国家集团主席恩达卢(Gebru Jember Endalew)指出,生活在47个最不发达国家的近10亿人受到的打击往往最重,受苦最多,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也最低。他呼吁各国“在2020年之前根据公平分配的原则,修订并提高自身(对《巴黎协定》)的国家自主贡献”。

印度马恒达集团首席可持续发展官高希(Anirban Ghosh)说,“政策制定者应该从气候大会上带回一个明确的信息——提升气候承诺的目标,同时向企业发出明确且坚定的政策信号。”

希望仍在

尽管今年大会的结果让许多人倍感失望,但也有好消息。世界银行宣布,2021年起对气候行动的投资将增加一倍,约达2000亿美元,并且承诺通过绿色气候基金和最不发达国家基金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资金,帮助其应对气候变化,而气候变化适应基金则首次突破1亿美元大关。资产总额加起来超过30万亿美元的全球400多家投资方呼吁各国领导人加强气候行动

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运输公司马士基承诺到2050年将排放量降为零,成为本行业的减排标杆。美国能源巨头埃克西尔能源承诺到2050年实现无碳发电,宜家集团则承诺到2030年将生产过程中的碳排放减少80%。40多个主要时尚品牌、零售商和供应商还推出了《时尚业气候行动宪章》,共同应对其造成的气候影响。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