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气候讼诉的三种类型

在人类活动如何影响天气这个问题上,我们的理解正在不断加深,并且随着这种理解的加深,法律环境也在发生着变化,斯蒂芬妮·莫尔顿写道。

Article image

台风摩羯过境后的菲律宾。图片来源:Greenpeace

气候变化经常被称为我们这个时代面临的关键性挑战。挑战的一个方面是如何量化气候变化对特定天气事件的影响。

如今,在突破性科学发展的帮助下,我们对人类活动如何影响天气的认识迅速加深。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这一科学领域在快速发展的气候诉讼方面将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

概率事件归因科学”听起来也许有些复杂,但其目的却很直接:确定人为引起的气候变化能在何种程度上改变特定天气事件的概率或强度。

尽管科学家们使用了一系列方法来做这个研究,其主要办法还是将真实世界与一个无人为温室气体排放的虚拟环境进行对比。

比如,2016年7月武汉发生的暴雨引发严重水灾 ,导致237人死亡、93人失踪。洪水还造成超过220亿美元的损失,使其成为中国历史上最为惨重的天气相关自然灾害之一。

中国的研究者们想要弄清此次事件受气候变化影响的概率究竟有多大。他们的研究发现,如此强度的极端降水在2016年的气候条件下发生的概率是28年一遇

相比之下,类似天气事件在1961年气候下的发生概率是272年一遇。换句话说,1961年到2016年间,此类事件发生的概率几乎增加了十倍。

他们的发现也表明此类事件约60%的风险可以归因到人为气候变化。因此,气候变化可能已经大大提高了武汉所经历的这种极端降雨发生的概率。

归因科学不仅可以使我们更好地理解目前正在发生的情况,而且清晰地给出了有关未来极端天气事件风险的证据和警告。

从法律角度来看这很重要,因为在很多法律体系中,可预见性是确定关注义务的基础。以此为背景,法律格局开始改变。除了上述科学进步的因素之外,极端天气事件造成的损失越来越大也有可能是导致法律格局发生变化的原因。

我们认为这些诉讼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是未能减缓气候变化,二是未能采取气候变化适应措施,三是未能遵守关于对气候变化进行披露和报告的法律法规。

关于未能减缓气候变化的讼诉

这类案件可能包括就公私实体(常常通过温室气体排放)的气候变化贡献导致的损失所发起的诉讼。

例如,荷兰公民最近在一场针对荷兰政府的诉讼中获胜。海牙上诉法院判决政府因未能实现到2020年底至少减排25%温室气体的目标,违犯了《欧洲人权公约》的第2条(生存权)和第8条(私人和家庭生活得到尊重的权利)。

在另一起案子中,一位秘鲁农民起诉德国最大电力生产商莱茵集团。他要筹集资金修建防洪设施来保护自己的家乡不受全球变暖造成的冰川融化的危害。这个案子还没有经过审理,但已被允许进入证据提交阶段。法庭将考虑关于莱茵集团对气候变化的贡献及其对山岳冰川影响的证据。

要提供证据表明主要是气候变化而非天气型态的正常波动造成了损失和破坏,一向是很困难的,而事件归因科学可以成为解决这一难题的关键。

关于未能采取气候变化适应措施的诉讼

针对实体或个人未能将气候变化纳入决策的诉讼可能被包含进这个类别。这不仅包含气候变化的物理侵害,也可能包含经济、声誉和法律侵害。

例如,设在波士顿的保护法基金会2016年就马萨诸塞州的埃弗雷特码头起诉埃克森美孚公司。该基金会认为埃克森美孚明知海平面明显上升会让码头面临威胁,但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保护公众及环境。

这类诉讼与政府关系尤其密切,特别是拥有和管理公共基础设施和资产的部门。在很多领域,这些基础设施都需要升级,以提升对气候变化实质后果的的抵抗力。如果未能跟踪气候变化科学并将其纳入决策过程,政府可能会因此面临官司。

2014年,一家保险公司起诉芝加哥的当地政府的市政当局 ,理由是其明知气候变化导致下暴雨的可能性在增加,却没有改进污水和雨水下水系统。尽管后来案子撤诉了,但也仍然是一个反映地方政府责任风险的有趣例子。

这项责任风险同样会降临到专业人士和私营企业头上。比如,工程师可能会因未能将气候风险纳入工程项目考量而面临赔偿请求。

同样的,企业老板和高管可能会因未将气候变化风险纳入考量(如未做出合理的预防以确保其供应链对气候变化具有抵御能力)而承担违反某些“关注义务”。因此而受损的股东可能会提起派生诉讼

气候变化使得极端天气更易产生和更加频繁。而极端天气是否是可预见的?归因科学将帮助给出答案。反过来,归因科学也可能被作为一个“合理性标准”来对范围广泛的个人、企业和政府机构的决策、行动和疏忽进行评估。

关于未能遵守气候变化信息披露规则的诉讼

很多企业都被要求披露和报告风险,而且披露和报告的方式不得产生任何误导。如果气候变化会给商业带来重大风险,这些风险就很可能被纳入现有规章制度。相应地,一旦企业未能充分披露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就会面临法律风险。

例如,2018年,ClientEarth向英国金融管理当局举报了三家保险公司没有在其年报中披露气候变化是影响经营的主要风险,违反了在英上市企业必须遵守的披露指导和透明度规则。

同样的,纽约州总检察长最近起诉埃克森美孚公司在气候变化影响的考量方式上误导股东。纽约州称该公司面临触犯气候变化法规的风险要比其告知投资者的要大。

对充分披露气候变化所致风险的企业来说,他们必须弄清气候变化如何影响其经营。归因科学可以让这些企业更好地理解特定极端天气事件的可预见性。那些未能利用这些知识的企业会有触犯法律的风险。

归因科学有望在方兴未艾的气候诉讼领域发挥重大作用。随着我们加深理解气候变化对天气的影响,我们会更加期待获得如何从法律层面跟踪并管理这些影响的办法。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