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斯里兰卡人眼中的中资项目

土地丧失、环境影响、以及缺少公开协商环节等问题正引起人们的关切。

Article image

汉班托塔港(图片来源:Deneth17

汉班托塔地区的博拉伽马村依旧绿树成荫,仿佛让人回到最初斯里兰卡试图搭乘中国发展快车道的年代。

距首都科伦坡以南250公里的博拉伽马村与这个岛上其他地区不同,这里既没有高耸的起重机和混凝土建筑,也看不到拓宽的高速公路和中国工人,仍然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稻田。

大多数村民依然骑着老旧的自行车,博拉伽马最高处的村庙仍然是这里的枢纽。

但是人们依然可以远远地看见汉班托塔港的大型起重机从寺庙白色佛塔的塔顶上冒出头来。这些起重机由中国2010年投资建造,现由中国招商港口控股公司运营,租约长达99年,于去年开始生效。

“他们从2008年就来到这里了,”寺庙的住持Vimalabudhi Thero说,暗指港口开始建设的时间。

十年来,中国在汉班托塔投资的工程项目飞速发展,Vimalabudhi对此并无意见。之后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在他的家乡选区启动了一系列项目。最引人瞩目的就是中国投资新建的由北向南贯穿岛屿西部地区的高速公路。除此之外,还有两个港口和一个新机场等项目。



直到2017年拉贾帕克萨败选,博拉伽马的僧人才开始真正担忧起来。斯里兰卡政府正在为身上背负的沉重债务寻找一个“出口”。该国500亿美元的外债中,至少有五分之一来自中国。而经济停滞,以及类似马塔拉国际机场(被称为世界上最空闲的机场)的不良项目让局势进一步恶化,港口出现负增长。

新任总统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和总理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提出了一项计划:他们以12亿美元的价格将汉班托塔港的主要控制权交给了中国。

令Vimalabudhi感到震惊的是,该协议还包括一条关于1.5万英亩投资区的补充条款,该投资区将覆盖博拉伽马的大部分土地。“他们打算拿走我们村庄的土地,而且就我们所看到的情况来说,他们要的都是我们最肥沃的土地,”他一边说,一边把目光投向寺庙外茂密的稻田。

去年,Vimalabudhi积极参与了反对建设投资区公众抗议活动。尽管港口移交仍在进行,但他们的抗议最终让兴建投资区的计划暂缓。然而,政府尚未取消这一计划,因此村民们仍然担心他们会失去土地。

“看看他们对我们的土地做了些什么,就像是一只大刺猬盘桓在这里,”70岁的村民Dharamadasa Banda说。

在斯里兰卡的整个南部省份,为了给开发项目(如高速路和联络线路的铺设)让路,大片农田和灌木丛被割去。为了修建内陆地区到机场的高速公路,推土机在不遗余力地挖土,造成了无法忽视影响。

大象栖息地破坏

空荡荡的机场和港口之间的高速公路横贯多条关键的大象走廊。当地权利机构“环境司法中心”获得的一份环境评估报告称,该项目占地489公顷,其中四分之三会穿过灌木林。

 “根据野生动物保护部门的记录, 有400多头大象漫步在这片大象保护区中,而往返在各个公园之间的大象也会定期经过该区域,”该报告还补充说,这些动物们每天会漫步25公里的路程。该部门估计,生活在该项目区域的大象可能占该岛大象种群数量的15-20%。

机场所在地同时也是大象栖息地。它们时不时会溜达到机场跑道上。汉班托塔的野生动物官员时常会被叫去驱赶跑道上的这些庞然大物。


Rahul Samantha Hettiarchchi

缺乏信息披露

与修建港口和高速公路相关的环境影响信息十分有限。但是,不论是南部公路扩建的环境影响评估,还是港口城市的补充环境影响评估,这些现有的报告都引起了社会严重的担忧。

山体滑坡是确定的主要风险之一。8月份提交给高等教育和高速公路部门的一份信息公开申请显示,当局在首都和马塔拉之间长达143公里的南部公路上发现了13处滑坡高危路段。

其中四处已经发生了山体滑坡。另外还有一处未被确定为高危路段的地方也发生了滑坡。2017年5月,季风暴雨造成的洪水导致高速公路大面积被淹。高速公路的南部出口被淹,其拱形出口有一半泡在了水下。这个画面给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这个地区从来没有发生过此类事情。过去,洪水会向西而下。高速公路貌似挡住了水流的方向,”居住在出口附近的Indrarathne Abeysinghe说道。



洪水过后不久,大城市发展部长钱皮卡·瑞那瓦卡将这场灾难归咎于在具体开发项目上,并特别提到南部公路建设缺乏详细的环境评估报告。他的内阁同事内政大臣Vajira Abeywardene认为高速公路建设得当,并不是导致洪水的原因。

该高速公路现有的环境评估报告中确实提到,抬高的路面可能会阻碍水流流向下游,但同时报告还说,项目建设了适宜的排水系统。


Port City south of Colombo involves large scale land reclamation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a new financial district (地图来源: Google Earth)

有人担心,首都科伦坡附近的港口城市可能会产生类似的问题,如科伦坡港以南的大面积填海和新金融区的建设。沿海社区担心项目将导致海岸侵蚀并危害鱼类种群。内陆地区的人们则担心空气污染和交通拥堵问题会日益严重。2.3平方公里的填海作业已经完成了95%,沿海社区和其他人现在只能拭目以待,看看这些担忧是否会变为现实。

中央工程咨询局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说,他们预计不会发生“海岸线的重大变化”。

但与沿海社区一起发起抗议活动的天主教神父Sarath Iddamalgodda却对大规模采砂和开采花岗岩表示担忧。他担心这两个行业会影响该岛人口最密集的三个地区——科伦坡、甘帕哈和卡卢特勒,这三个地区的人口占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的四分之一以上。

当地社区的声音

Iddamalgodda称当地社区担心海岸侵蚀、山体滑坡威胁、噪音和空气污染等问题。环境评估报告显示,为了满足填海需要,要从两个地方采集大约6500万立方米的沙子,以及350万立方米的岩石。但令人担忧的最大原因是缺乏信息和公开协商。

 “人们被蒙在鼓里,公开领域找不到关于这个大型项目的任何可靠信息。斯里兰卡当局与中国公司之间的协议从未公开,也从未就这个项目征询过所谓的当地受益者或反对者的意见”Iddamalgodda表示。

Vimalabudhi表示认同。他发现除了政府官员口头告诉他的信息之外,几乎得不到其他关于项目的任何信息。

2015年,马欣达·拉贾帕克萨政府在全国大选中落败,新政府表示将重新评估中国项目的进展情况。港口城市建设在2015年初到2016年年中期间被暂停,但随着中国投资者和新政府达成土地租赁协议,项目又重新启动。

科伦坡政府的变化不太可能动摇中国的影响力。当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总统解雇了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并于10月26日任命马欣达·拉贾帕克萨担任总理一职时,最早与维克勒马辛哈和拉贾帕克萨分别进行会晤的访客之一就是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

回到博拉伽马,投资区开幕式上被揭开“盖头”的牌匾已被灌木从掩去了身影,但村民仍然很紧张。10月初,村里有谣言称政府官员将会回访调查他们的土地。

他们中的一些人再次聚集在Vimalabudhi的寺庙,计划再举行一次抗议活动。僧人告诉他们这些只是谣言。

 “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知道我们的土地不会被征收?可能永远不会,只要港口和机场在这里,我们的土地就将面临征收的威胁,”他说。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第三极

翻译:于柏慧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