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去毒”之路:纺织行业在中国的绿色挑战

纺织行业消除有毒化学品的行动在中国已进行7年,成果如何?武毅秀撰文分析。

Article image

浙江绍兴的一家印染厂,大量染色剂,助剂、稳定剂随着印染过程产生的废水进入到环境中。图片来源:卢广/绿色和平

21世纪的纺织业可谓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从2000年到2017年间,全球服装年产量翻了一番,并在2014年产量首次超过了1000亿件——相当于地球上的每个人都分摊到了14件单品。Zara、H&M、Nike和Adidas等品牌在全球迅速扩张,并带动其身后的产业链快速发展。

作为全球纺织服装最大的生产国和出口国,中国在全球纺织业产业链上一直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随着带有“中国制造”标牌的纺织服装产品被销往世界各地,与生产这些产品相伴的污染却被留在了中国。

过去数年,中国纺织业的上下游正静悄悄地开展一场“去毒”运动。这场运动的成果与困惑,显示了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在绿色产业升级中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企业废水排放是纺织行业环境足迹的很重要的一部分企业废水排放是纺织行业环境足迹的很重要的一部分。来源:卢广/绿色和平

民间组织推动的“去毒

纺织行业在生产过程中使用和排放的大量具有潜在危害的化学品,是其供应链环境足迹的很重要一部分。

全球生产的化学品约有25%用于纺织业。联合国环境署《全球化学品展望》报告曾指出,中国纺织行业消耗了全世界42%的纺织化学品。纺织品生产工艺中需要使用大量的化学产品作为染色剂,助剂、稳定剂等对布料进行处理。这些化学品很多会随纺织印染废水进入环境中。

2011年,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了“时尚之毒”报告,开始了全球范围内动员消费者要求纺织行业为时尚去毒的运动。报告显示在中国广东、浙江的纺织工业园区的污水中均含有具有生殖毒性和致癌性的多种有毒有害物质。 而供应链证据将这些工厂的货品指向了包括Adidas、Nike以及H&M、Zara等在内的全球知名服装品牌。

仅仅几个月后,包括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自然之友在内的多家中国民间环保组织共同发布“为时尚清污”报告,再次将矛头对准纺织行业巨头,指责其“在华供应链存在严重环境违规,对中国的水环境造成严重影响。”

压力下,多家纺织服装业的领导品牌,包括Inditex(ZARA母公司), H&M等快时尚品牌和Puma,Nike,Adidas等运动品牌,均加入了承诺到2020年实现供应链内有毒有害物质零排放的厂商行列。为此,这些品牌甚至还成立了一个ZDHC(Zero Discharge of Hazardous Chemicals)基金会, 作为行业合作促进机构, 对“去毒”的要求作出回应。

纺织行业“去毒”承诺的核心元素包括:对供应链进行化学品管理、 信息公开透明(通过网络平台公布纺织废水和污泥的检测结果,并公布供应商清单)、有毒化学品的替代和淘汰。

如今,七年过去,距离2020年”无毒时尚“目标也只有不到2年时间了。供应链去毒的进展如何?
 

一家位于浙江绍兴的印染企业内景
一家位于浙江绍兴的印染企业内景,摄于2012年。图片来源:卢广/绿色和平​

“去毒”之路

民间组织的“去毒”呼吁,给行业带来了震动。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CNTAC)可持续发展项目主任胡柯华这样评价:“在绿色和平的报告之前,纺织业界关注的都是终端产品里的化学品,关注的是产品质量的合规,对于生产过程中的化学品到底是怎样的情况,是不太在意的。所以报告出来时,业界一方面是震惊,一方面也不太理解这个问题,有些业界人士甚至感觉很无辜。”

据绿色和平统计,截止目前全球已有80家纺织品牌和供应商作出了“去毒”承诺,这些品牌的销量占全球纺织业市场份额的15%。“这些品牌都在实现无毒供应链的道路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如今,绿色和平在最新一期的为时尚去毒》(Destination Zero) 进展报告里这样评价品牌们的表现: “品牌为时尚去毒的行动,已经帮助将纺织行业的化学品管理工作推向一个不可逆转的新的趋势。”

加入“去毒”承诺的公司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建立一个生产禁用物质清单(MRSL, Manufacturing Restricted Substances List),俗称为“有害物质黑名单”。名单中的化学品将在生产全过程的各个环节被禁用。品牌也会公布淘汰这些化学物质的时间表。

H&M全球可持续项目经理Veera Sinnemaki是这样介绍H&M的供应链“去毒”之路的:“在2012年,公司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现有供应商使用的化学品进行全面的筛查和信息登记,然后对化学物质毒性进行筛检(screening)。”

2012年,H&M发布了MRSL ,同时也发布了面向其供应商的正面产品清单,并针对H&M的供应商做了培训。

“通过MRSL的发布,我们的供应商就会知道有哪些产品他们是需要替代的。之后,H&M通过正面清单告诉厂家哪些产品可以用在我们的生产线上。这整个过程,需要每个供应商提供他们的化学品使用清单, 然后与我们的清单进行比对,”Sinnemaki解释说, “今天,制定化学品清单和采购政策已是我们所有供应商的最低要求。”

在2018年9月更新发布的“H&M正面清单”里,列出了数千种允许使用的纺织化学品,详细列出了每一种产品的名称、种类、用途、供应商等信息。

Sinnemaki说:“最大的挑战是供应商对化学品问题的意识。应该说, 当时来自民间组织的宣传和报告有助于这一问题的传播。在当时,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就决定这样开始了。”

针对供应商的能力建设是品牌需要啃下的第二块“硬骨头。”供应链的化学品管理涉及到供应链环节的多个层级的供应商,不仅仅是“第一级”的成衣供应商那么简单。而在污染最多、化学物质使用最多的湿法处理(wet processing)环节,也是化学品管理知识、能力和意识极为匮乏的环节。大多数品牌需要提供培训、技术支持,从零开始为供应链中的厂家提供能力建设。

与之相辅相成的是供应链的信息透明。加入“去毒”承诺的品牌,需要公开他们的执行进展,保证越来越多的供应商公布他们的废水检测结果。如今,很多品牌已经将这一信息公开扩大到了二、三级的供应商,甚至有一些品牌开始上溯到纤维制造阶段。

“全面的公布我们的一级供应商和二级供应商的名单,会使他们接受到各个方面的更加密切的关注和监督,并不仅仅局限在化学品上。 当他们看到自己的名字公开的时候,对他们是更好的监督,”Sinnemaki表示。
 

​写有“去毒”字样的橱窗模特,被环保志愿者安装在中国浙江的一个纺织印染废水排放口附近,呼吁纺织行业清除有毒有害化学品
写有“去毒”字样的橱窗模特,被环保志愿者安装在中国浙江的一个纺织印染废水排放口附近,呼吁纺织行业清除有毒有害化学品,图片摄于2012年, 来源:吴迪/绿色和平​

挑战重重

对供应链化学品的管理,最终需要落实到有害化学品的替代。出于成本和成熟替代品的可获得性等原因,有害化学品的替代一向被认为是“去毒”过程中最困难的一步。 在实践中,达成“替代”这个共识,甚至要比寻找替代品本身难度更大。

“这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供应链的厂商往往希望品牌能够先采取行动,而品牌寄希望于上游行业能够先提供替代品。” ZDHC基金会东亚区总监林立在介绍化学品替代项目时这样说。

林立以二甲基甲酰胺(DMF)的淘汰为例,说明行业共识对替代的推动作用。DMF -二甲基甲酰胺,是皮革和纺织品生产中用途很广的一种溶剂,因其健康风险而被欧盟列为“高关注物质”(SVHC)。在品牌们调研DMF的替代品时,发现上游的合成革行业已有解决方案。由此,几个大的品牌率先提出要在2020年或2025年淘汰DMF。“通过越来越多的品牌加入,在行业的合作和对话之下,从2015年到今年五月,中国的无DMF替代品--水性合成革产量增长了120%,无溶剂合成革增长了40%。我们预计到今年年底,DMF替代品的产量还会持续增加,”林立表示。

对此,绿色和平“为时尚去毒”的项目官员Yannick Vicaire 很有感触的认为, 替代的成本和难度,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高。“在过去几年,我们看到全氟化合物(PFC,一种具有潜在危害的化学品)的市场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从PFC的替代历史我们可以看出, 其中花费最多的时间,是品牌’抗拒’的时间。一旦品牌公司同意,某种化学品需要被替代,市场就会紧跟上。”

上游厂商和政策支持成瓶颈

尽管到目前为止,大部分的大型纺织品牌已经悉数展开了供应链去毒的行动,但绿色和平的Vicaire仍然认为距离全行业的真正“去毒”还很远。

“我认为我们还没有实现‘无毒’供应链。尽管现在已经有80家纺织品牌加入了去毒的承诺,我们需要这个理念尽快被政府所采纳和推行。因为尽管大品牌可以加大对供应链的管理,但是这个行业其余的品牌还没有加入进来。”

纺织服装行业高度分散的属性增加了问题解决的难度。80家国际大型的服装零售公司和纺织供应商,其体量也仅占全球行业的15%。世界范围内,电商和网购的兴起使得纺织品牌更加多元。在中国,更多的工厂服务于二、三线、甚至没有品牌标签的低廉服装品牌。这意味纺织业供应链的大部分还没有被置于严格的化学品监管之下。中外对话访问的业内人士均认为,来自上游化学品厂商的深度参与和政策的引导,对于下一步的行动至关重要。

H&M的Sinnemaki认为,政策的进步会降低品牌推进工作的难度。”我们希望政策能够最终让源头的化学品公司负起责任。如果生产这些化学品的公司能够淘汰这些有毒化学品的话,那么对于纺织品的供应商和品牌来说,管控化学品将会变得非常容易。”

此外,如何发挥和调动起中国供应商的主动性,在上游行业内实现更有效的联动,也是中国纺织产业面临的问题。 今年4月,中国的一些大型纺织染料、助剂、化学品公司,发出了“行业自愿行动”的倡议,承诺制订上游行业的MRSL,以便更好地整合目前的多个标准和行业要求。胡柯华认为,“中国的化学品供应商占据了全球60%以上的体量,所以说在全球的纺织品化学品管理里,他们才是真正的主角。”

“没有其他利益相关方在去除有害化学品上的推动,我们对于供应商的推动是有限的,”林立这样总结,“政策推动和市场推动两条腿的方向一致的话,供应链去毒的步伐会更快。”

二甲基甲酰胺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