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石油增长的盲目自信

乔治•蒙彼尔特在文章中写道,人们一成不变地坚信,英国的未来繁荣靠的是运输燃料使用量的增长,从未想过供应会枯竭。这种坚信可能导致经济迅速垮台。

Article image

机动化的运输就是时间旅行的一种方式。无论是埋藏于海底不计其数的浮游生物,还是深陷于缺氧的沼泽下面成片的树林,(化石燃料)就是其他时代里被压制浓缩的时间。我们将其开采出来,加速我们自己这个年代的运转。每一箱燃料里都蕴涵着千万年的精华。我们期望其永不枯竭,这是未来的依靠。

2007年5月23日,英国政府发表了政策性文件——《能源白皮书》,其中谈到了新税收、新市场、新研究和新动力。看了这份报告关于交通运输的那一章,任何人都会顺理成章地相信,政府已经控制了问题:由于采取了措施,我们似乎可以看到化石燃料的使用大大减少。

但是,在另外一章里,报告很清楚地承认:“英国大部分(66%)的石油需求来自交通运输,而这一需求在中期内会有适度的增长。”然而所有的记者都没有提到这一点。增长?交通运输一章里提到了那么多振奋人心的措施,如果政府都执行了的话,为什么我们的燃料使用量还会增长呢?

你在白皮书里肯定找不着这个问题的答案。政府计划再铺设2,500英里的输油管线,并且在2030年前将英国机场的容量扩大一倍,但不可思议的是,白皮书竟然忘了提及这些。5月21日发表的另一个白皮书提出大规模撤销对计划法的管制规定,部分原因就是给交通运输的这种能源增长开绿灯。这些关于能源利用和气候变化计划的含义,两个白皮书都没有进行讨论。这看起来简直就像有两个截然不同的英国政府:一个决心减少化石燃料的消费,而另一个则要增加。

至于中期之后会发生什么,是见仁见智的问题。但是,清楚的是,修建更多的道路和机场,增加交通运输燃料的使用是板上钉钉的,未来的经济健康就依靠它了。因此,政府必须思考这个问题。如果我们的经济生命要靠交通运输燃料消费量的持续增长,那么首先必须确定这种增长是可能的。但我们能确定吗?

我给四个政府部门打了电话——贸易与工业部、交通部、环境部、社区与地方政府部,希望能找到他们的评估,但这些评估并不存在。关于英国是否有足够的石油来支持其交通运输计划,英国政府从来没有给出任何报告。

相反,无论白皮书还是我联系到的公务人员都让我去看国际能源组织(IEA)出版的一本,这个组织是在1974年石油危机之后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建立的。这本身就很古怪。在其他任何可能影响英国经济增长安全的事务上,英国政府都会做出自己的评估,然而在能源问题上它却只依靠IEA这样一个外部资源。如果你读一读IEA的书,就会发现它有很多问题,正如我的专栏文章中所指出的那样。这样一来,这种依靠显得更奇怪了。

尽管没有提出任何证据,IEA的书里就武断地把那些质疑未来石油供应的人斥为“乌鸦嘴”。IEA宣称,它“一直坚持,这一点(石油供应将达到峰值)不值得任何关注”。尽管它也预测,到2030年全球的石油需求将比现在增加70%,而全球现有油田的产量每年将减少5%,但它仍然坚信新的供应将会弥补这个差距。

IEA有这样一个发现:“尽管此后每年的开采量(会越来越大),但剩余储量的水平显然可以长期维持下去”,并把它作为上述评估的基础。IEA肯定和其他任何人一样清楚,其中一部分的原因就在于这个水平已经被欧佩克(Opec)——这个石油生产国的卡特尔——成员给“锻造”过了。分配给欧佩克成员的配额反映了储量的大小。为了获得更多的配额,所有的成员都竭尽全力地夸大他们的储量。IEA在另一份报告中承认,在过去的十五年中,沙特阿拉伯所宣布的储量总是恒定不变的2,600亿桶,但实际上它已经生产出1,000亿桶,那么那些神奇的石油是从哪儿来的呢?

但是,欧佩克的乐观态度依靠的正是这些撒谎的成员国。该组织说,由于到2030年,中东的石油产量将增长150%,全球的需求增长能够得到满足。但是如果这个增长无法实现呢?IEA提出了这个问题,然后又迅速地将其抹煞:“由于各自资源和储量的不确定性,很难预测石油峰值何时来临,届时产量将会开始下降。估计的时间从目前到2050年甚至其后的都有。”这难道是让人放心的吗?

我应该指出,石油峰值(peak oil)和气候变化不同。关于它什么时候发生,科学家们没有一致意见。我不能自信满满地说IEA的评估就是错的。但是,美国能源部2月份所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单独依靠一种能源是极其危险的。“几乎所有的预测都是建立在差异的基础上的,差异经常十分巨大,地质学上的假设……由于巨大的不确定性,很难给出一个颠覆性的地质学基础,来肯定或者否定一个预测。”

报告接着罗列了一大串关于石油峰值可能日期的预测,都是由石油工业内外的重量级人物所做出的。这些预测五花八门,但有许多都集中在2010年到2020年之间的这段时间内。美国能源部发表的另一份报告指出:“如果得不到及时缓和,我们将付出史无前例的经济、社会和政治代价。”只有在其到来的20年前就开始一个“应急方案”,才能避免全球石油供应的峰值所带来的灾难。如果美国能源部报告中的某些预测是正确的,那么现在为时已晚。

IEA相信,通过开发新的油田、利用非常规石油,可以避免这个危机。但这些措施本身就会引起环境灾难。IEA未来25年内所期待的石油新发现里,有大约一半都在北极,或者2000米到4000的深海。无论是哪种情况,其生态系统都更新缓慢且脆弱,在那里,一口油井将是灾难性的。而非常规石油的开采,如加拿大沥青砂美国油母页岩,会比一般的采油产生更多的二氧化碳。它还要使用和污染大量的淡水,并且毁灭成千上万英亩的良田。IEA说:“在长远的未来,非常规、重油将会变成常规而非例外。”如果我们未来的增长依靠这些资源,将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环境影响。

我们不必为了达成一个削减交通运输燃料使用的观念而刻意地追求石油峰值。但是,其交通运输计划是否会引起经济的迅速垮台呢?英国政府对这个问题实在太漠不关心了。你可能也这么想过。

 

乔治·蒙比尔特是畅销书作家和环境记者。他现任牛津布鲁克斯大学的城市规划客座教授。1995年他获得尼尔森· 曼德拉颁发的联合国全球 500名环境贡献杰出人士奖。

《卫报》新闻和传媒有限公司版权2007

首页图片由Pbo 31派摄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我很高兴看到英国政府内部的两个部门相互斗争。我自己亲身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同属英国环保局的气候变化小组的政策被废物利用小组反对,前者主张引用私有公司的资金将全国的可以预防的,可以再利用,可降解和可以在循环的废物焚烧成绿色温室气体(见www.frontofpipe.net).石油巨人壳牌也通过试图与世界“对话”做过同样的努力(见www.shelldialogues.com).他们愿意将得分最高的公众提出的问题摄制成电影。他们对我的朋友Adrienne问题的回答表示,他们并不相信会出现对石油需求的高峰,他们相信科技的发展可以帮助他们实现以“对环保和社会责任方面负责”的方式供给石油。由于我的工作是在世界对石油进一步依赖的前提下获利,我可以完全理解这样的观点,但是我发现政府和壳牌的观点一致这一点非常有趣。我也同时希望听到壳牌如何对我的问题给与回答:那就是如何制定对气候负责的市场解决办法,根据不断累积的二氧化碳气体带来的危机制定相应的化石能源的价格,并奖励提高能源效率和可循环物。我的问题指明这一方是可以克服全球性的瓶颈看法,认为只要有充分的强制性手段就不需要限制温室气体的排放。我的问题被排在在壳牌的问题排名第一位,所以他们不能无视这个问题。但是他们却把它“改”成一个宽泛的气候变暖的问题,并用不相关的观点把用“前卫”或者“有效性”等观点来回答。至今为止,英国政府和石油商业公司都在忽视我的建议,也许这也证明了它击中了要害。见www.blindspot.org.uk
James Greyson

Oiling the wheels of government

I love the idea of two UK governments working against each other. I've experienced this even within one government department, DEFRA where the climate team is opposed by the waste team, who are busy installing Private Finance Initiatives to turn the nation's preventable, reusable, compostable and recyclable wastes into greenhouse gases by incineration. See www.frontofpipe.net.

The oil giant Shell have also been running a "dialogue" with the world - www.shelldialogues.com. They offered to film answers to the highest rated questions asked by the public. Their answer to my friend Adrienne's question explained that they don't believe in peak oil because they expect technology to help them "supply the hugely increasing demand for energy in socially and environmentally responsible ways." Coming from a sector which profits from extending global oil dependence this is no surprise but it is interesting to hear how Shell's view and government views sound identical.

It was also interesting to hear how Shell treated my question which proposed a market-based solution for climate, charging premiums on fuels according to the risk that they end up as accumulating CO2 and then investing premiums on energy efficiency and renewables? My question said this might overcome the global bottleneck of agreeing sufficiently tough mandatory caps on emissions since caps would not be needed. My question was at the time the highest rated of all questions so Shell could not ignore it, but they did "rephrase" it into a general climate change question which they answered by irrelevant points about being "forthright" and "efficient". So far both the UK government and an oil business are ignoring my proposal - so perhaps it's on the right track! See www.blindspot.org.uk
James Grey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