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全球大电网”的诱惑与陷阱

过于强调“互联互通”会令人忽略大电网的种种弊端,尤金·西蒙诺夫警告。

Article image

在中国内蒙古呼伦贝尔的高压输电线旁体验牧民的热情好客(图片来源:无国界河流联盟)

中国2013年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引发了许多关于“国与国之间互联互通”的讨论,涉及管道、公路、铁路、电力等多个领域。

其中最具魄力的当属全球能源互联网(GEI)倡议。2015年,时任中国国家电网有限公司(仅次于沃尔玛的全球第二大企业)董事长的刘振亚提出了这一概念,希望借助这一网络实现国家之间、电网之间电力资源的互联互通。

为推进这一倡议,国家电网公司成立了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GEIDCO)。该组织注册地设在北京,目前已经有多个设备制造商、能源企业、行业协会、甚至非政府组织加入其中。

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GEIDCO)称,电网跨界联通能够推动实现联合国“人人享有可持续能源”的目标,有助于落实《巴黎协定》扩大低碳电力供应的目标。联合国秘书长也称赞这个计划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一个有效手段。

跨界联通,并非首创

其实,跨国电网这个概念已经出现了一段时间了。2016年,沃尔特·帕特森曾在“中外对话”上撰文指出,类似提议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一个名为“全球能源网络研究所”的机构首次提出了横跨全球的电网规划。

沙漠科技(Desertec)则在2003年提出了另外一项略显低调的提案。该提案计划大举投资北非的太阳能发电产业,并通过地中海海底电缆将电力输送到欧洲电网。

由于政治、文化和经济因素的多重阻碍,这些早期设想一直都能未付诸实现。

中国的这个全球超级电网计划则希望通过高压互联电网将全球各大洲、各大洋连接起来。中国承诺,到2050年将实现7.2亿千瓦的跨国电力输送,预计成本38万亿美元,其中电网投资11万亿美元。

按照规划,所输送的电力均来自大型“清洁能源基地”,其中包括多个大型示范项目,如利用勒拿河与阿穆尔河水源为动力的5000万千瓦西伯利亚水电站,位于北极腹地的1亿千瓦“风力发电圈”,以及建在尼罗河、刚果河和赞比西河流域的多个非洲水利大坝。除此之外,太阳能电厂的面积将占撒哈拉沙漠面积的5%。

据刘振亚介绍,全球能源互联网(GEI)是确保在全球范围内部署可再生能源的唯一途径。


2070年全球能源互联网纵横分布图(资料来源:全球能源互联骨干网研究,(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GEIDCO 2018)

更智能的能源供应

某些情况下,电力互联项目还能减少新建电厂的需求,造福环境。

蒙古国的额根河水电项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个电厂位于贝加尔湖流域,属俄罗斯与蒙古交界地带。环保非政府组织、科学家、世界遗产委员会、甚至是俄罗斯总统普京都坚持认为,色楞格河及其支流水域属于贝加尔湖上游,在这一地区建设水电项目将威胁这个世界遗产的安危。作为对这一质疑的回应,中国进出口银行两年前冻结了对该拟建项目的10亿美元贷款。

但蒙古政府表示,这个水电站可以帮助该国应对间歇性的电力供应问题。虽然蒙古国现在批准新建了许多风能和太阳能项目,但是当阳光或风力不足时,当地仍然需要其他更加稳定的电力供应。

俄罗斯的解决方案是提出了一项确保跨境电力交易透明、平等和安全的草案协议。为了阻止新建水电项目投资,这个草案甚至降低了蒙古国平日用电高峰时段的出口电力价格。

此外,该协议还呼吁“考虑拟建能源项目对当地环境的影响”,并邀请“第三国”负责能源供应项目的建设。不出意外,这个第三国指的就是中国。

在停止对额根河项目的投资后,中国可以利用其先进的电力传输技术在中国-蒙古-俄罗斯经济走廊建设一个更好的跨境电网。在这种情况下,跨境电网能够避免建设更多发电设施,减少环境破坏。

中国迎来新机会

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GEIDO)主席刘振亚表示,超级电网是“实现转型和绿色发展,走向富裕、和谐和幸福生活的正确道路”。暂且不谈这些崇高的“理想”,全球能源互联网(GEI)其实主要还是中国进行全球工业产能拓展的一种手段,而这也可能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关键目标。

中国已经拥有完成提案项目所需的高压输电、水电工程、太阳能和风能等先进技术,具备将自己的技术推广到各大洲的能力。

据《金融时报》报道,过去五年,中国企业已经宣布在拉丁美洲、非洲、欧洲及其他地区83个输电基础设施建设和收购项目中投资1020亿美元。仅国家电网就在巴西、澳大利亚、意大利、希腊、菲律宾、香港和葡萄牙斥资至少300亿美元购买电网和电力设备公司

遗憾的是,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GEIDCO)公布的详细文件均未承认其计划建设的能源系统可能产生的负面环境影响或预防方法。

“环保”的另一面

其实,从西伯利亚叶尼塞河流域规划建设的Evenkiyskaya大坝、刚果的英戈大坝和巴西的贝洛蒙特大坝(该项目包括国家电网承建的一条全长4500公里的高压输电线)这三个项目可以看出,超级电网可能反而会带来很多对环境和社会有害的“清洁能源”项目。这些项目阻断了当地人赖以生存的河流水域。

此外,巨型输电线路也会产生其他的重大影响;破坏原始生态环境,导致当地民众被迫搬迁。全球能源互联网(GEI)计划在2050年前建设和维护大约17.5万公里的骨干超级电网,预计成本为每公里400万美元。这有可能会成为一笔灾难性的资金浪费。

然而,计划用来输送清洁风电的高压电网目前主要输送的还是煤电。此外,国家电网还计划将其与国外的大型燃煤发电基地连接起来,比如俄罗斯的Erkovetskaya电厂(4百万千瓦)和蒙古国的Shivee-Ovoo电厂(8百万千瓦)。

中国国内的超级电网一直享受着高额补贴,但是在“西电东送”的过程中却遇到了不小的阻碍,因为东部沿海省份更青睐当地自产的电力资源。这对阻碍相对较小的“跨省”能源交易而言都是一个值得警惕的教训,更不用说跨国电力交易了。

超级电网还是分布式可再生能源?

多边开发银行似乎更青睐全球能源互联网(GEI)这样的想法,因为它们倾向于投资大型项目和促进跨境贸易和基础设施建设。

十年前由世界银行发起的CASA-1000项目就是一个例子。该项目计划将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共和国的水电输送给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消费者。不过,目前该项目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输电线路承建商。虽然尚未完工,但是这个输电工程仍然被拿来作为在中亚地区新建水电项目的理由。

而由中国领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则再次印证了开发银行对跨境项目投资的青睐。该机构将推动“互联互通”作为其投资的关键准则之一。

在亚投行能源战略的公开意见征询过程中,多家非政府组织都表示,跨国和跨地区的高压输电线路融资促进了大型集中式能源系统的持续投资。他们建议,在许多情况下,更适合采用小规模可再生能源投资与智能电网管理相结合的方式。

亚投行(AIIB)虽然承认新建发电项目具有“潜在的社会影响和生态系统碎片化的风险”,但并没有将互联互通项目相关的风险纳入考量。

大多数国际金融机构采用的都是“风险管理”套路。这套管理手段无法同时发现发电项目和连通项目的风险。这意味着,这些金融机构尽管承诺会遵守严格的环境和社会标准,但仍会继续支持破坏性极高的能源系统。

此外,倡导能源项目可持续性的非政府组织(NGO)之间意见也不统一。有些机构关心煤电的影响,有些则关心水电,但是却很少有机构关注新建风能和太阳能该项目对生物多样性和当地民众生计的潜在影响。而2017年,风能和太阳能几乎占全球新增装机容量的60%。

实际上,整个超级电网的环境影响更是无人关心。所以,全球能源互联网(GEI)的所有相关利益方和评论人士现在有必要提议建立一个框架,在将超级电网作为全球能源系统发展的替代性选择的前提下,对其社会、经济、地缘政治和环境可持续性等方面的影响进行评测。

只有这样,全球能源互联网(GEI)才能实现“绿色发展、繁荣、和谐、幸福”的目标。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