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抗灾与致富:中资旅游项目的海岛难题

加勒比海上的安提瓜和巴布达岛饱经气候灾难的摧残。飓风过后,中国投资者的到来激起了热烈的讨论。

Article image

一达国际投资集团已获准继续在安提瓜岛的离岛圭亚那岛建造饱受争议的赌场度假村。图片来源:Skene Howie

加勒比岛国安提瓜和巴布达岛(以下简称安巴)的巴布达岛几乎被飓风厄马夷为平地,但这并没有阻碍中国投资者继续推进安提瓜岛上的建设项目。这些项目对于岛屿抵御之后自然灾害能力的影响,则令一些当地居民担忧。

去年9月,近十年来最强的大西洋风暴以超过185英里的时速席卷安巴,造成134人死亡,巴布达岛上近95%的房屋被毁,安提瓜岛则逃过一劫,几乎没受损失。

虽然红树林生态系统对保护岛屿免受自然灾害极为重要,但一达国际投资集团已获准继续在安提瓜岛的离岛圭亚那岛(属于安巴东北海洋管理区)建造饱受争议的赌场度假村。这片在理论上应该被保护起来的海岸线上生长着脆弱的红树生态系统。根据安巴2006年的《渔业法》,渔业司只有出于环保目的,才能批准 “修剪”红树林。

但当地传回的图像清楚地显示,一达度假村新造的海滩已经造成红树林的减少。据当地媒体《观察家报》报道,安巴总理加斯顿·布朗曾表示,为了加快该项目的进度,将考虑修改环境法。该项目先期将建设两家酒店。

"这一地区环境非常敏感,受到各种法律保护,那里有大片的珊瑚礁、海草床、沙地浅滩、未开发的小岛和极具生产力的海洋栖息地,” 在脸书上创建了“拯救圭亚那岛环境”页面的环境活动家福斯特·德里克说。

德里克还说,一边是保护自然生产环境和随之而来的低就业,另一边是旅游相关产业带来的各种建设项目和管理工作,小岛屿国家政府很难抵抗后者的诱惑。

安巴环境部表示,需要综合地对沿海环境影响和工程进行研究。但该部并未要求一达集团提交一份能突出项目存在的主要问题的新的环境影响评估(EIA)来替代现有文件。

 “新建海滩既不利于可持续发展,也不切实际,而且时间会证明这样做的代价会非常高昂,”环境部在审核一达目前的环境影响评估时说。

至关重要的红树林

 “红树林行动”(Mangrove Action)项目的生物学家、加勒比专家菲奥娜·威尔莫特指出,红树林不仅能够保护岩礁鱼类的繁育场所,还可以为候鸟提供栖息地,因此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根据现有最近期的数据(2010),飓风厄马来袭之前,安提瓜岛上红树林的覆盖面积为2161英亩(875公顷),即本岛面积的3%,而巴布达岛上红树林的面积为14468英亩(5855公顷),相当于该岛面积的35%。

它们曾经是繁荣的潮间生态的一部分。


图片来源:Skene Howie

红树的根深植于海岸的沙土中,不仅能在潮汐变化时抵御汹涌而来的潮水,还能作为天然屏障,阻挡飓风季节的大风。砍伐红树林导致土地更容易受到侵蚀,从而令附近居民在暴风雨来临时得不到保护,安全受到威胁。

根据剑桥大学和“大自然保护协会”的一份报告,海啸时,红树林可以让海浪高度降低5%到30%,并且能够通过捕获二氧化碳来减轻气候变化的影响,抵御海平面上升造成的威胁。

威尔莫特建议,对安巴地区可能已经被飓风破坏了根系的红树林进行人工修复,并由政府从救灾资金中拨专款保护自然物种。

艰难的灾后重建

飓风厄马过后,中国政府向安巴提供了1600万美元的一揽子援助。在此之前,两国刚刚签署了一项经济技术合作协议。然而,目前还不清楚大部分援助资金将花在哪里。只有约120万美元将用于赈灾和建设新的社区中心。

安巴环境部的阿里卡·希尔在电子邮件中告诉“中拉对话”:“为了应对不断加剧的自然灾害,我们正在优先进行一些重点工作。”

这包括对遭受厄马破坏的三个地区的自然保护热点地带(如巴布达的科德灵顿湖国家公园)受到的影响进行更全面的评估,以及建立其抵御热带风暴和干旱的能力,希尔补充道。

然而,由于巴布达岛几乎所有的房屋和公共建筑都毁于厄马飓风,岛上民众担心政府会不顾环境法,以重建为由,把土地卖给那些企图建造旅游度假村的外国投资者。类似状况曾出现在安提瓜岛。


飓风过后,巴布达岛上近95%的房屋被毁。图片来源:Bennylin

 “(安提瓜岛上的)一达项目令环保部门的弱势角色更加根深蒂固了,巴布达的重建过程似乎也出现了这种势头。”德里克说。

政府也没有明确说明,巴布达岛将花多大的力气种植或复植能够保护该岛免遭极端天气事件和沿海洪灾侵袭的红树林。

安巴总理布朗在宣布财政部2018年的预算时表示,中国、加拿大、日本、委内瑞拉、印度和欧盟等都为巴布达的重建提供了资金。

此外,中国政府还通过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中国援助灾后恢复项目”赠款200万美元,为巴布达受飓风破坏的建筑物修缮屋顶。

中国驻安巴大使王宪民谈到这个200万美元的屋顶修缮项目时说:“中国政府很乐意为重建这一人间天堂提供支持”。

但布朗估计巴布达的重建成本为6亿美元,相当于政府去年一年税收的95%,单靠援助捐款远远不够。

布朗说,气候适应性将是新建项目主要考虑的因素:

 “我们正在重建巴布达,希望能让岛上每一位居民更强大、更安全、更有能力抵御气候灾害,从而克服未来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任何挑战。”

但遭飓风袭击后,尽管布朗做出了种种努力,他所领导的政府还是因为对此次危机反应不足遭到了抨击。

人道主义组织“地面真相解决方案”(Ground Truth Solutions)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29%的巴布达人(在被调查者中比例最大的一部分人群)认为自己的需求“根本没有”得到满足。类似地,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访者(也是人数最多的一部分)认为援助不会去到那些最需要的人。

押宝旅游业

安巴政府正在把两个岛屿打造成吸引外国投资的旅游热点地区,并认为这是本国经济发展的最佳途径。

上个月宣布本国2018年的预算时,布朗把“以强大的旅游产业为依托,振兴本国经济”列为政府的首要任务。他说,该岛能够从旅游业的“大举投资”中受益。

当地新闻报道,布朗还在最近一次与中国外交官的会议上邀请中国土木工程集团(中土集团)参与旅游基础设施的开发。

安巴政府已经和中土集团签订了一份价值9000万美元的合同,由后者负责首都圣约翰一处货运港和游船港的建设。该项目由中国进出口银行负责融资。

但德里克警告政府在签订与旅游业相关的大型合同时,切忌“贪多嚼不烂”:

 “类似一达和同一地区几年前的谭拿督(Dato Tan)这样的大型项目,对安巴这样的国家来说太大了,不管是建设还是不断监测和缓解其日常活动的影响,安巴无法很好地对所有这些领域进行有效的管理,”他说。

希尔说,安巴2003年的《实体规划法》允许任何利益相关方就发展项目决策提出异议。

 “中拉对话”联系到了一位不愿具名,自称只是“员工”的一达雇员,他不愿多谈项目对环境的影响,并暗示项目符合政府规定。

中国海外投资的新规则

安巴灾后重建工作得到的国际支持有限,因此政府欢迎中国投资其各类经济领域,包括旅游业。

尽管最终负责落实环境法的是政府,但中国也在采取措施应对中资企业不负责任投资所引发的批评。

去年8月,国务院针对负责任海外投资出台了新的《指导意见》。其中,酒店和房地产项目被列为 “限制开展”的境外投资领域。

国家发改委还在另一项声明中提出要大力抑制其认为是“非理性”的投资。

在发布新的《指导意见》的同时,国务院还在推进“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的相关项目。近期在智利圣地亚哥举行的中国-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论坛部长级会议上,拉美和加勒比国家都被邀请加入这一倡议。

但在加勒比地区,投资方和承包商之间的争议已经打乱了一些旗舰项目的进度,如造价35亿美元的巴哈玛度假村项目。在牙买加的山羊岛上,由于民众担心会影响海洋生态,中国港湾工程有限公司在当地的深水港口被迫搁置。

这些都增加了该区域民众的担忧。他们既担心沿岸开发项目对岛屿气候适应性造成影响,另一方面也对中国投资工程的环境影响倍加关注。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中拉对话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