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马骏:中国绿色金融需兼顾气候变化和环境污染

如何看待清洁煤这样的争议项目被纳入中国绿色金融范畴?中国和欧洲绿色债券标准不同怎么办?请看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共同主席马骏的权威解读。

Article image

绿色金融的标准应该与各国的环境保护需求匹配。图片来源:CCG

中国已经成为绿色金融政策和实践的一块重要试验田。在全球范围内,绿色债券占总债券比例仅有0.2%;而在中国,比例是2%,是全球水平的10倍。

在国际上,去年,中国政府倡导发起了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提出了推动全球绿色金融发展的七项倡议,写入《G20杭州峰会领导人公报》。今年,研究小组又提出了推动金融机构开展环境风险分析和改善环境数据可获得性的倡议,写入了《G20汉堡行动计划》。

在国内,中国政府于今年六月推出了五个省级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试图通过在不同地区试水找到绿色金融健康发展的成功秘诀。
 

订阅中外对话每周精选

想阅读更多精彩文章?欢迎订阅中外对话每周精选,网罗国内外环境专家的新锐视觉和深度分析送到您的邮箱!

 

绿色金融在中国的迅速发展给政策制定者提供了哪些经验?目前绿色金融在全球和中国的推进面临着哪些障碍和问题?近期在由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等五家机构共同主办的绿色金融国际研讨会上,无所不能就这些问题采访了重要的绿色金融专家,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特别顾问、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共同主席、中国绿金委主任马骏。

无所不能:目前绿色金融发展的主要挑战和难点是哪些?

马骏:绿色金融发展主要面临四个方面的挑战,即缺乏政策信号、长期项目的贷款期限不相匹配、缺乏能力建设,以及缺乏通行的对“绿色资产”的定义。

在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成立以前,还没有很多国际政策信号。向政府、政策制定者、金融机构、市场参与者阐述和宣传绿色金融理念是重要的。

另一方面,如果研究中国的银行体系,你会发现中国的平均贷款期限仅有两年。所以如果你要为一个10年期的项目融资,你就需要融资5次。这很大程度上增加了投资风险,也就是说,只要没有拿到下一期的融资贷款,项目就被迫要停止,(之前的贷款也就)成为了不良贷款。许多绿色金融项目,比如地铁、铁路、水处理、固废、新能源等等,投资周期长,收回投资可能需要10年、15年甚至20年时间,远远超过了发展中国家银行系统的贷款期限。

对于解决贷款期限的不匹配问题,最有效的工具是绿色债券。我认为绿色资产证券化也是解决贷款期限不匹配问题的一个非常聪明的手段,但还有待开发。

缺乏能力建设也是面临的挑战之一。政府、金融机构、学者的能力以及行业的融资能力建设上,起码还需要5到10年时间。对于金融机构来说,鉴定环境风险、分析和量化风险方面尤其需要提高。这也是为什么第二年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在推动金融机构开展环境风险分析。

再来就是缺乏标准化。许多绿色资产没有被标准化和归类,即使投资者想要投资绿色资产,他们也找不到投资对象。

绿色资产标准化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实际上,比起其他一些国家,中国的行动更快。我们现在有绿色贷款、绿色债券的标准,但还没有绿色保险、绿色基金等等的标准,在建立绿色标准体系的路上,我们才走了一半。但是有些国家现在还没有任何的定义,比如绿色信贷,目前全球仅有三个国家推出了这个概念;关于绿色债券,许多国家目前也没有这个概念。所以,绿色资产标准化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而是要走许许多多步,才能最终通向一个统一的全球绿色资产标准体系。

无所不能:说到绿色金融标准的匹配,中国和欧洲的界定标准就不一致。您如何看待这种局面?

马骏: 事实上,目前欧洲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可以拿来同中国比较。欧洲许多银行包括欧洲投资银行(EIB)有自己的以市场为基准的绿色债券规则。许多不同的‘标准’没法同一个标准来做比较,一旦欧洲达成共识,就有可能比较标准的不同。中国和欧洲的合作最早是从绿色金融委员会和EIB开始,如今已经推进到了欧盟委员会层面,对于欧洲是不是应该有自己的绿色债券标准也在讨论之中。

从技术角度来看,目前西方世界的许多绿色金融品种和中国的品种都有重叠的部分。如果我们设计一套系统,欧洲的绿色品种的目录是中国的绿色品种目录的子目录,这样既可以削减交易成本,又可以降低国际投资者寻找项目需要付出的成本。

当然,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在设定绿色金融标准时优先考虑的事项有所区别。对于以中国为例的发展中国家,从环境角度出发,我们的目标不仅仅是要降低碳排放,还要应对大气、水体、土地污染等诸多环境问题,而这些问题的其中一些在欧盟国家并不显著,这就是为什么在界定绿色债券的问题上,中国的一些优先事项在欧洲也许就不是优先事项。

中国的绿色债券目录相比欧洲,就像一件夹克衫,更长更大。欧洲呢,就是穿在里面的那层衬衫,小一些,但也更干净。

无所不能:中国绿色债券支持的项目类型中最受争议的可能就是清洁煤炭了。您如何看待这类项目获得绿色融资?

马骏:绿色金融的标准不仅仅要从基本的技术角度来定义,也同时反映了国家在环境政策方面的优先考虑事项。清洁煤反映了环境层面需要考虑的优先事项。比如中国有优先解决大气污染问题的需要,就会投入很多力量去降低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这些污染物主要来自燃煤发电,浓度降低可以通过脱硫、脱硝工艺来实现。但如果优先考虑的是碳减排,就需要禁止燃煤发电来实现零排放。

不过,在清洁煤领域,或许可以通过更严格的定义规定,选择特定的技术列入绿色债券支持的项目中。一旦标准变得更严格,两种标准之间的不同将会缩小,这是我们可能采取的方法之一。

无所不能:今年六月中国政府决定在浙江、江西、广东、贵州、新疆5省(区)设立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根据您的观察,这些试验已经开始对绿色项目融资产生影响了吗?

马骏: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好的信号,激励和刺激措施已经在形成。目前,一些地方政府已经开始激励当地公司发行绿色债券。5个地区试点项目每个地区都有一个不同的政策,对绿色项目提供津贴补助或者是担保。绿色项目的融资成本将会下降。



原文发表于财新传媒旗下新媒体“无所不能”,本站获授权转载并对原文进行了编辑。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